北京时间2019年3月19日,几天之前,我们得到消息称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G)将不再包含DOTA2项目,而被英雄联盟取代作为唯一的MOBA类游戏项目。不出所料,很多人的反应都如大家所想,他们终于可以对这样一个一直在走下坡路而且与我们的视界交集越来越少的比赛活动说再见了。

这个开头也许对于一篇文章来说有些奇怪,这是因为我不想再就此事写一篇报道。

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只用一句俏皮话就可以描述这件事,“WCG丢了DOTA2,捡了LOL”。如果要写成报道的话,这就是全部内容,它说明了WCG现在变得与当前的竞技气氛有多么的格格不入。

你也许会说,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怀念当年的那个有DOTA2比赛,被大家认为是真正的竞技大餐的WCG,那个全世界的各个战队聚集起来为他们的国王、总统、主席和国家而战的WCG。

必须承认,即使WCG能够更好地保持其产品价值,即便是让下面几幕不会发生:WCG2012的季军争夺赛上可怜的英雄联盟解说是看着一个小小的屏幕为观众解说着自己也看不太清的比赛,现场DOTA2的解说们同时还解说FIFA比赛。但是WCG也是不再适合DOTA2观众的比赛了。pcgames dota2

WCG是一个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对抗。我们对WCG选择参赛国家的方式(想要入选的国家必须缴费以获得组织预选赛的权利,然后还要支付代表队参赛的开销)有很多话要说,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WCG号称是电子竞技中的世界杯,而实际上电子竞技与足球几乎没什么相似之处。

WCG要求队伍中的队员必须是同一国籍,有时这个要求是可以达到的,但是现今的情况是没有多少DOTA2强队能够满足这个条件了。在北美,每一个队伍都是包含了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国籍的队员,而在独联体国家中,只有RoX.KiS战队是全部由俄罗斯人构成,而这个队伍是否可以算作是一个“强队”还无法确认。实际上,在欧洲唯一一支由同一国籍队员构成的的“强队”只有The Alliance,即使是Mousesports战队现在也是由多个国籍的队员组成的。显然,任何西方DOTA2强国的战队都处于不利的状况。而实际上,东方战队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新加坡不再有高水准的代表队,因为Zenith战队有两名马来西亚籍选手。MUFC战队和Orange战队倒是符合要求,不过大部分现役的东方选手都是来自于中国,而中国的情况又如何呢?

去年iG战队在WCG中卫冕成功,但是为此他们不得不启用一名替补队员。当然中国的单一国籍队员组成的战队是最多的,但是现有的DOTA2格局对如何将WCG比赛办得吸引人并无多少帮助。所以WCG比赛还不如将重心放在英雄联盟上,因为英雄联盟的参赛战队中各队员的国籍很多是单一的。

从粉丝的角度来讲,这并不意味着国家队形式的DOTA2比赛没有吸引力。不过,作为一个团队游戏,我们需要修正比赛规则从而组成真正的国家队。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协同和随意组队练习将掩盖掉从不同队伍中的强力队员组合的潜力。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最大队员数目规则,这个规定将限制国家队中来自于同一个职业队伍的队员数量不超过3个。

在此规定下,美国和加拿大都可以组成比较强的战队。欧洲也将由瑞典、丹麦、德国、乌克兰和俄罗斯出席。新加坡也许不会组建一支全部由远古大神们构成的“最强战队”,而至少可以组成一支不错的战队。而马来西亚按照他们在世界杯上的惯例的话,八成会组建出一支极具天赋却相当不协调的队伍。

最后很自然的,中国组建的国家队将吸纳iG战队、DK战队以及一些其他战队队员,变得极具人气。

问题的关键自然是没有人会想去举办一场这样的比赛,至少现在没有。但是在电子竞技高速发展的现今,举办专一类型赛事的压力越来越大。好的噱头能吸引人们的注意,但是听过太多“继邀请赛之后奖金最高的赛事”之后,总有一天他们会对此提不起兴趣,他们会要求更多的激情。产品价值会持续提升,各种比赛也将会变成线下进行,但是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些都终究是都是可以实现的。假以时日,他们将需要再想出更加新鲜的点子。

这就是有人再一次想到重新举办一个“DOTA2世界杯”的时候了。也许他们读了这篇文章,目睹了欧美竞技圈的一切,发现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随着欧洲、独联体和北美之间界限的日益模糊,变得越发的复杂。于是他们采用了这样一个最大队员数的规则,而与此同时,我们将会看到WCG所望尘莫及的真正世界杯。

这就是为什么我对目送WCG远去而感到高兴,因为他们主动地让出了一条路,而将来的某一天,会有人走上这条路,并作出最正确的选择。更多热点新闻尽在业界首家滚球电竞平台 https://www.food-bacteria.net/